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域 > 辽宁 > 文化

豪气冲天又亲和的东北方言

时间:2013-11-06  来源:中国传统文化  作者:中国传统文化

东北各地的东北话虽然有“东北味”的轻重差异,但是并没有词汇用语的不同和较大的变音变声,所以东北各地的人们交流起来基本无障碍。而有别于一些外地人的猜测的是,实际大体上东北地区越往南口音腔调越重,“东北味”越浓。

  方言是一种社会现象,多数方言的形成都是由于封闭、阻隔、交流不畅、语言发展不同步造成的。而东北方言是东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豪迈与东北人性格的豪气冲天如同姐妹。与东北人没有小家字气一样,东北在语言操作上往往力度明显,而这些语言与东北人外部形象和性格也相当吻合。

  东北方言具有直爽的特点,缺少南方人的圆润、北京人的温柔。而它达到登峰造极的季候应该归功于那些小品创作人员。可以说东北小品完全一个样,通过方言表现人物形象的作品始终离不开幽默又近似滑稽的自谑成份,这在时下平淡如水的艺术田地中和人们的精神在如狼似渴之时,本不是幽默的民族看到滑稽的形象和自谑式的幽默语言,自然如得春风、喜不自胜。

  东北语言大都是像东北人的性格一般直白和昂扬,就像人常说东北人的大嗓门,没遮没拦。比如,把“干啥”说成是“干哈”(gàhá),这与大众嘲笑的“旮旯”和“那疙瘩”等词汇一样,都是靠舌根部发音的。换句话说,东北人的语言发音方式是非常地具有其根源的—他们的朴实、原始、直白,还有他们的不拘小节。除了这些在原有的基础上语音语调的不同外,就是东北人经常有一些出其不意的让人吃惊的词汇。例如:表示什么东西到了极致的情形,不论是褒还是贬,一概用一个“贼”字。“贼好”,“贼次”,“贼腻歪”、“贼带劲儿”等等,还有东北人把“人”读成“yín”,“让”读成“yàng”,把北京话里的“侃大山”说成是“瞎白乎”。这样的方言是与别处不同的,极具特色的,任何文字都无法解释的,魅力无穷,因而其精彩程度也是超乎想象的。

  东北语言是最具亲和力的语言,它从来都是直白和直通人心的,有如那一望无尽的大草原,质朴而纯真,不矫揉造作,不留余地,就像东北方言所常用的那句话——“可着劲儿造”,充满了张力和情趣,它能神奇般地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缩近,让你永远都感到不用设防的亲切和真诚。 如果你是东北人,无论你走到哪里,只要一听到那熟悉的乡音,就会不自觉地走入那样一个人群之中,而这人群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会把你当作兄弟一般地接纳下来,那种铿锵的语言撞击着人们彼此亲近的欲望,让你感到:我们本是一家。 所以,东北语言只有在东北才有其生存的基因和土壤,如果把它拿到另外的地方,就会失去它的生命力。

  在东北,经常有“哥们儿”、“姐们儿”称彼此的父母为“咱爸”、“咱妈”,只要有一个说:咱妈如何如何了,那么就会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去这一个家里帮这帮那,那情形,真是叫人打心眼里往外感动。如果你与一个东北人成了朋友,那么他同你说话时就会把他的亲人与你紧密地联在一起,说起他的妻子,如果你比他年长,他会说你弟妹如何如何,如果你比他年纪轻,他会说你嫂子如何如何,以此类推,上到你姨你叔,下到你小弟你大侄子你小外甥,诸如此类的称呼一旦成立,你就仿佛是他们家的人了,等你再见到这些人时,他们已经都成了你所熟知的人,而你一定对他们也不会陌生。

  这就是东北人的滚烫的语言本质,只要在东北,你就走不出这样亲热的话语的围栏。东北人是曾经驰骋在大森林和大草原上的人们,所以他们的语言也与他们的性格一样具有奔腾的张力和辽阔的豪性,更具有使你走在大平原般的荡气回肠和回家般的怦然心动。

分享到:0

关键词:中国传统文化,东北方言

上一篇:特色鲜明的辽宁饮食文化 返回频道页 下一篇:没有了

传统文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5 传统文化网  联系电话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鲁ICP备12015922号-6   技术支持:亚宁传媒
网站地图  |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