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族 > 裕固族 > 主要人物

裕固族的抒情作家—阿拉旦·淖尔

时间:2013-11-21  来源:中国传统文化  作者:中国传统文化

裕固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如果将阿拉旦的散文分解成片断,每一段,每一句,都是可以当作裕固族民歌来吟唱的。她的散文长于抒情,决绝地强化了抒隋的力度和强度,从而使自己的写作回到了最本真的状态。

  阿拉旦·淖尔,裕固族,1970年代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少数民族作协会员、第四届鲁迅文学院高级研讨班学员。获得“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甘肃省敦煌文艺一等奖”、“首届甘肃省黄河文学二等奖”、“全国青年女作家散文大赛一等奖”等奖项。现居兰州。

  裕固族女作家阿拉旦·淖尔,像是突然在天空显现的星星,一下子把《萨日朗》《青草地》《牧羊狗木克》《从冬窝子到夏牧场》等几十篇散文捧到读者面前。雪峰逶迤,牧草青青,圣洁的雪湖,欢腾的牛羊,自由清新的空气,一顶顶裕固人帐篷里,炊烟缭绕,奶茶飘香,牧人歌唱着、欢乐着、忧伤着、向往着,一代一代生活着。这是阿拉旦生长的草原,也是她为读者展示的世界。阿拉旦·淖尔,裕固族语的意思是“金色草原上的湖”。阿拉旦的“金色草原”在祁连山中。她的祖先尧熬尔骑着马,赶着牛羊,不断游牧,不断搬迁,浪迹许多地方后,最后在祁连山的怀抱里驻扎下来,牢牢守着牛窝窝、羊圈圈,在草原上过着艰辛的游牧生活。

  阿拉旦18岁以前一直在家乡生活。大西北高原的一切给予她生命的激情和健康的心态。她于1992年开始写作,力图用爱心续写草原文化的现代篇章。已经在省城落户的阿拉旦,内心怀着浓烈的乡思,在创作中反复地抒写她记忆中的家乡——“八个家草原”的生活情境,用童稚的视角描述美丽的、记录她成长经历的草原,以及草原上的一切生灵。她写了八个家草原的景致,写了给予她关心和快乐的亲人、朋友。

  阿拉旦散文的重心是写情感——亲情、友情、爱情,她懂得感恩,珍视别人为自己付出的爱。对人的重视,对生命的敬畏,这正是草原文化的精髓。她称赞姐姐萨日朗“给我的爱用语言是无法描述的,我心里畅怀感激和敬畏,我人生的天地是两个女性用她们的仁爱支撑起来的,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姐姐。

  阿拉旦还在写作中随时倾注人与自然界众生和谐相处的欢快情感,这是来自草原的圣洁情感,正是这种情感唤起了人们普遍的共鸣。在阿拉旦笔下,雪峰、蓝天、白云、草地都是有生命、有灵性的,牛、羊、牧羊狗也是有感情、有智慧的,人如果摒弃了贪婪、浮躁的心态便能与它们和谐相处。同时,描写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文本至纯至美,如同牧歌。

  同时,阿拉旦还透过她成年的目光来穿越历史隧道,反思本民族的现实与历史。她描述了草原牧民的灭活动(《红塌洼》),他们用科学方式播撒草籽,开发草原潜能(《叶尔江》),为提高后代的文化素养,送孩子去县城读书(《天格尔》),他们还告别了以物易物的方式,习惯了在县城商店购物(《晃动的马靴》)同时,阿拉旦还在创作中表现了深邃的历史文化思维,苦苦思考着民族的历史。阿拉旦的散文所表达的“是一个有关本民族安身立命、绵延繁衍到今天的秘密;是与世界、人类、自然、生命、灵魂、信仰有关的生存法则。阿拉旦“已不满足于描摹裕固族人表面的生活,她把触角伸向了本民族的历史深处和心灵深处。

  阿拉旦散文情感质朴的表达方式和语言的特殊性构成了其散文独特的美,显现了草原文化的音乐特质,不少评论家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韩小蕙说她“一定是世代裕固族人民推举出来表达自己民族的声音的文曲星,她的思维方式和我们所见到的所有作品都非常不同,文字表达的并非文字,而是天音”。

分享到:0

关键词:中国传统文化,裕固族主要人物

上一篇:祁连山下的百灵鸟——阿依吉斯 返回频道页 下一篇:没有了

传统文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5 传统文化网  联系电话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鲁ICP备12015922号-6   技术支持:亚宁传媒
网站地图  |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