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杂家 > 生活百科 > 宗教哲学

宗教现象学与宗教史

时间:2020-01-21  来源:  作者:

我们的目标并不是去说明一种史学式情境的基础——《加拉太书》就置身于这一情境之中,而是去阐释它的本己的意义。对于宗教现象学,关于原始基督徒的宗教性的基本规定就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现在,我们应以何种方式来运用我们从《加拉太书》中所取得的材料呢?我们的现象学理解的目标是什么呢?我们的目标并不是去说明一种史学式情境的基础——《加拉太书》就置身于这一情境之中,而是去阐释它的本己的意义。对于宗教现象学,关于原始基督徒的宗教性的基本规定就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宗教现象学

接下来我们首先还需对宗教史的考察加上几点重要的评论。在今天的宗教史中,通常都要对理性与非理性这对范畴加以探究。今天的宗教哲学将其所使用的非理性范畴引以为自豪并把它视为走向宗教性的可靠通道。但是,只要人们未曾识得理性的含义,那么凭借上述这两个范畴就将一无所获。非理性概念应该在与理性概念的对立中获得规定,但是人所共知,理性概念自身就处于一种无规定之境。

因而,这对概念就当完全加以排除。就其基本意义而言,现象学的理解完全处于这个对立之外,说到底,这一对立仅仅具有一种非常有限的合理性。人们针对那些连理性也无计可施的东西(这种东西应当存在于所有的宗教中)所说出的一切,仅仅只是与未被理解的东西之间的一场审美学的游戏。

我们对宗教哲学的对象给出什么样的基本规定呢?《加拉太书》为我们带来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东西:保罗使徒式的呼唤,对于教徒们的劝诫等等。在未曾理解其引导性的先执的情形下,我们对上述这些东西作出了一种浑然没有差别的认知,这里的先执是:为了见出实情并非如此,亦即为了实现对拆解的认知。

从表面看,在此我们所遇到的情境自然而然地就是:完全与当时的斯多亚一犬儒学派的游方说教传道者一样,保罗给出了一种教说,提出了一种劝诫。以这种方式来看保罗的言行,它就不存在什么特别之处。对此人们可以参照雅典人关于保罗所说过的话。我们也与他们一样地面对《加拉太书》。在此出现了这个问题:我们以为理所当然的东西是否真的就是不言而喻的,而呼召、宣道、教说、劝诫的情境是否具有一种得到阐明的意义,此意义就可归之于宗教性的意义本身?因而,例如宣道本身就是一种宗教的现象,它有待于依据所有的现象学式的意义指向而获得分析。西宁康复养老院

我们所表述的基本规定听起来就像是一些命题;但是我们却不可以将其当成那种以后将要加以证明的命题来理解。谁这样来把捉它们,谁就误解了它们。它们是一些现象学式的阐释。关于这些基本规定,现在我们首先举出两个:

1.原始基督徒的宗教性就存在于原始基督徒的生活经验之中并且它就是这样的一种宗教性本身。

2.实际生活经验是历史性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原始基督徒的宗教性亲历着时间性本身。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0

关键词:宗教现象学,中国传统文化

上一篇:没有了 返回频道页 下一篇:宗教现象学与宗教史事

传统文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5 传统文化网  联系电话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鲁ICP备12015922号-6   技术支持:亚宁传媒
网站地图  |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