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杂家 > 生活百科 > 宗教哲学

宗教现象学与宗教史事

时间:2020-01-17  来源:  作者:

通常的宗教哲学也要依循历史的东西,依循宗教史事。但是,通常的宗教史的提问是否切中了宗教自身的本真对象呢?只要未曾确定,宗教史的理解与本真的宗教哲学的即现象学的理解就是一回事。

人们会说,通常的宗教哲学也要依循历史的东西,依循宗教史事。但是,通常的宗教史的提问是否切中了宗教自身的本真对象呢?只要未曾确定,宗教史的理解与本真的宗教哲学的即现象学的理解就是一回事,那么就完全不能够说,宗教史事可以为关于宗教的哲学(现象学)提供材料。在什么意义上宗教史事的材料仅能作为处于寻求中的宗教哲学的起点?这是一个我们目前还不能予以断定的问题;但具体到对于一切精神史的生长而言,这却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今天的历史哲学并未对实在的历史研究提供出任何有效的东西——情况恰恰相反。而通过一种哲学将这一滑稽状况予以浓缩,这就是斯宾格勒的“功绩”所在。只有从具体的历史科学本身出发,方能获得历史哲学的问题。

宗教史事

那么,宗教史的材料就可用于现象学吗?宗教史事本身究竟以何种方式裁量(angemessen)它的对象呢?人们似乎可以说:如果宗教史出自宗教的周围世界[(环境,umwelt),(如像出自当代史那样)]去阐明宗教性,那么人们怎么能够指责宗教史没有抵达(erreicht)它的对象呢?宗教史表明,作为客观的、摆脱了预断和成见的科学,只有基于同时代的史料所提供的那种感性数据,它才会不依赖于所有当代的趋向。然而,这一举证只具有一种表面的合理性。一方面它在一定程度上还有待于获得确证。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反驳:只要人们对于引导性的先执并不具有明见,那么一切历史科学的客观性和客观历史的理解就不会提供任何保障。

还需要指明,所有历史理解的动机从来都是由实际生活经验①所唤醒的。历史科学的任务就只是通过形式化的构造和严格的方法去运用实际生活经验。理解趋向是出自活生生的当代而生长起来的,那么科学中的这些趋向就只是经由一种“确切的”方法而构成的;“方法的确切性”并不为正确的理解提供任何保障。方法上—科学上的配备(依据严格文献学方法的史料批评)可以是充分完好无缺的,但引导性的先执(leitende vorgriff)依然可以错失本真的对象。即便如此,当其经历了一种现象学的拆解以后,当代的宗教史事还是为现象学提供了许多有用的东西。只有经过这种拆解,宗教史事才能够为现象学所用。济南固定式升降机

这样,宗教史事就起着一种重要的预备作用;但它的所有概念和结论同样都需要经过现象学的拆解。但这远不是对于这样一种情境的阐明,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作为理解之支点的现有材料就出现于这一情境之中。关键的东西是引导性的先执,而历史学家自己对此是没有自觉的,这种先执也就是已然引发着提问的那种趋向。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0

关键词:宗教史事,中国传统文化

上一篇:宗教现象学与宗教史 返回频道页 下一篇:宗教哲学的任务和对象

传统文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5 传统文化网  联系电话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鲁ICP备12015922号-6   技术支持:亚宁传媒
网站地图  |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