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族 > 撒拉族 > 文化

撒拉族民间乐器——"口细"和"宰靠"

时间:2013-12-18  来源:中国传统文化  作者:cy

在青海高原东部边缘,有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那里巍峨的小积石山环绕四周,滔滔的黄河水奔流其中,一块块碧绿的农田和一片片果林掩映下,村庄错落,阡陌相连,鸟语花香,炊烟袅袅,这就是我国撒拉族人的主要居住地。

  “口细”是撒拉族唯一保存至今的一种古老的民间乐器。它小巧玲珑,长不过一寸,重不到一钱,在古今中外的各种乐器中,大概要算是体积最小的一种了。撒拉族人民喜欢吹弹“口细”,妇女们更是爱不释手。在旧社会,封建礼教禁锢了人们的聪明才智,锁闭了人们的歌喉,撒拉族人民弹唱歌舞等民族艺术被视为违教非法,遭到指责和禁止,轻则罚款罚物、鞭打杖笞;重则倾家荡产,驱逐外乡。但唯独吹弹“口细”却不受任何制约。
 

撒拉族民间乐器——"口细"和"宰靠"
 

  "口细"的制作

  “口细”的构制十分简易;一根火柴杆粗的红铜(或白银)铸成马蹄形状,中间嵌一根极薄极细的黄铜片,尖端变曲。靠舌尖拨动或夹在牙缝中用指弹拨发音,以收敛嘴唇的大小和吹气的强弱,调节音量和掌握音符。其音量徽小得隔门难闻,音符起伏、跳动也不甚大,但听起来低回缠绵,如泣如诉,扣人心弦。

  “口细”的传说

  对于撒拉族的口细,流传着一段美妙的传说——早先,先知穆罕默德的外孙哈山、胡才,双双阵亡在沙场,其母(先知的女儿)法蒂玛悲伤极了,哭得死去活来,后来声音全哑了,泪水全干了,便以“口细”代替,倾诉满腔的苦衷。所以撒拉人吹弹“口细”非但不忌讳,反当“圣行”遵行了。

  随着时光的推移,撒拉人吹弹“口细”,其意境更为深广隽永。旧社会,当男人们因徭役支差、扳筏贩商、从戎出征而远离家乡时,妇女们牵肠挂肚,惦念不已。每当夜阑人静,她们便三五成群,不约而同地聚到一起,在炕头上、院落中、桃树下、被窝里,偎头摩肩,尽情吹弹“口细”,满腔的忧愁、烦闷、焦虑、思念,一泻而出。久而久之,“口细”就成为人们聊以自慰的伴侣,随身携带,因而流传愈来愈广。如今,吹弹“口细”又添上了一层艳丽的色彩,成为青年男女倾吐爱慕之情的一种媒介。人们中间流传着撒拉赛西巴尕和阿娜红花姑吹弹“口细”而结缘成亲的一段动人故事呢。

  “宰靠”制作

  “宰靠”有的地方叫“敲尔”,是撒拉族又一种别具风格的民间乐器,是用粘性较强的泥土制作而成。宰靠一般是男少年所使用,常在牧羊与野外劳动时吹奏一辰以消忧解愁。“宰靠”的制作也很简单。用一把粘性强的红泥土捏成两喇叭花状的凹片,粘在一起,然后在合缝处掏一个小孔,吹气用,两边各掏几个按指音符的小眼,晾干即可吹奏。“宰靠”音量很大,不低于竹笛,高亢、嘹亮、悠扬、清脆,能把人的思绪引到遥远的旷草滩。

  随着岁月的推移和撒拉族的民族文化日益强大,“口细”和“宰靠”已成为人们随身携带和聊以慰藉的伴侣,它正以其悦耳动听的音质,倾诉着撒拉人的喜怒哀乐.....

分享到:0

关键词:中国传统文化,撒拉族,民族文化,民族艺术

上一篇:彰显文化底蕴的撒拉族刺绣艺术 返回频道页 下一篇:撒拉族的尕最制度

传统文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5 传统文化网  联系电话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鲁ICP备12015922号-6   技术支持:亚宁传媒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  净化工程